羲和与十二月

西红柿炒鸡蛋派的一点小故事

        只有头尾

      刘楚萧进山的时候,燕南山还是座孤山,济火堂还是个茅草房,即没有块状蛋派和碎蛋派,也没有后来挑动半个江湖大战的咸党和甜党。有的只是清凉凉的溪水从山上滑下,冲撞着济火堂外山涧里光亮的石头。一切都是刚开始的样子,连师傅的门派秘籍也只是写了个开头。
        刘楚萧,不,确切说应该是刘二十二。刘二十二对着师傅磕了一个响头,听着师傅摇着扇子甩着锅铲念叨了几句∶「清明为楚,疏冷为萧,我们这做热菜的要的就是胸中一点清明的不敢落寞之气,既然这样,为师就叫你楚萧吧。」小小的刘楚萧觉得师傅非比寻常的光风霁月和绝世独立,以至于很多年后,看着烟火缭绕的济火堂中灰头土脸的师傅,他心中的那个人还是一样的宛若嫡仙。即使当时,之后风靡江湖的西红柿炒鸡蛋还是师傅随便糊成一团就装盘的浆糊。


       刘楚萧再次回到燕南山的时候,燕南山还是座孤山,济火堂还是个茅草房。此时块状蛋派和碎蛋派早已横行江湖,甜党和咸党的恩怨也写满了几十本话本。溪水哗啦啦得从山上留下来,打在山石上溅起一片空灵,却再也没有人挥舞着锅铲喊他楚萧了。
       刘楚萧喝着西红柿炒鸡蛋派的徒子徒孙们孝敬的茶,吃着改良了无数次之后的西红柿炒蛋,却想着师傅当年灰头土脸那句咬着舌头说出来的话∶「西红柿炒鸡蛋,炒出来的是一世人间酸甜,入口就是江湖。」不知怎么的,心口突然一酸,泪就滚了出来。

评论(1)

热度(4)